科技前沿

古代科考的“落榜者”都去干什么了?

  我国科举制度传承延续了1300多年,正史记载共录用了10万多名进士,也就是说平均每年只有76人“及第”。

  即便如此,古代落榜者中的诸多人等“落榜不落志”,与那些“金榜题名”者一样,赢得了社会的认同和尊崇。

  师爷是何种工作?简而言之,就是给在职的中高级朝廷命官当参谋做助手,协助处理政务,其薪俸酬劳由朝廷命官支付。能当上师爷的绝非等闲之辈,一般都是“落榜”群体中见过世面的出类拔萃之人。

  明清两代“绍兴师爷”享誉天下,有“无绍不成衙”之说,这一方面表明浙江绍兴盛产“师爷”,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师爷在那个时代的确是受“落榜者”青睐艳羡的职业。

  受聘于朝廷一二品高级官吏的师爷由于办理的政务非常重要,因而也显得威风八面。当年左宗棠“三试不第”,意欲“长为农夫没世”,但在好友郭嵩焘的再三鼓励和劝勉下,来到湖南巡抚张亮基麾下,走出山门干起了“师爷”的行当。

  晚清重臣、直隶总督、北洋通商大臣、文华殿大学士李鸿章,年轻时曾在曾国藩幕内做师爷。后来,左宗棠和李鸿章两位师爷因卓异的智慧和出色的业绩均跻身显宦,成为权倾一时的清朝“股肱大臣”。

  我国古代没有正规的稿费、版税制度,读书人写作的“经济动力”从何而来?知识分子由于“落榜”或仕途不通不顺,凭借为他人写诗作赋、撰联题铭收取报酬的历史比较久远。

  汉武帝君临天下不久,娇小柔美的皇后陈阿娇失去宠爱,被贬至长门宫居住。富有心计的陈阿娇冥思苦想解围策略,在仆人提醒下想出一则妙计,派人携带千两黄金跋山涉水拜求当时的著名文人司马相如代做一赋,一代文豪司马相如闻言即时挥笔写下了辞赋名篇《长门赋》,汉武帝读罢此文心移情动,立即将陈阿娇召回身边,一篇《长门赋》换来黄金千两,也留下一段千古佳话。

  《隋书·郑译传》载:隋文帝杨坚叫李德林起草诏书,高颎在旁边戏道:“笔干了,不得一钱,何以润笔?”高颎是在替李德林以“笔干”之名撰文,从中获取费用,于是“润笔费”流传至今。

  唐朝著名诗人李邕尽管也是“落榜者”,但由于其文笔出众,原籍及附近州县官衙闻其名纷纷给出高价钱请他代写奏折,李邕一生代写公文1000余篇,据《书》中记载:“李邕代撰官折受筹银巨万,据此为豪富者。”

  另外,贺知章、宋之问、骆宾王等也曾是代写公文的高手,所得“润笔费”均不菲。唐代韩愈在落魄之时写就《平淮西碑》得稿费500匹绢,根据现在的物价,折算成人民币大约为20万元,而他写的碑文只有1505个字,每个字价值约132元。

  我国古代读书人中的“落榜者”,未能金榜题名的原因很多。他们中的有些人不乏学识深湛、才高八斗,可谓那个时代的文化精英。他们落榜后没有选择当师爷、给人“打工”,而是进行自主创业。有的竟然靠兴办私塾、经营知识,成为流芳千古的“知本家”和教育家。

  所以,兴办私塾开设学堂几乎贯穿封建社会始终,特别是隋唐开科取士以降,“落榜者”中一些既有学识又富远见的读书人通过积极兴办学校书院、招收学生学员,在保证自己和家人衣食无虞的前提下,传承赓续中国传统文化,成为对后世产生巨大影响的硕学鸿儒,www.9055555.cc如宋代朱熹、明代王阳明等。

  据悉,今年北电表演学院共有8526人报考,同比增幅超过11%,北电表演学院也成为全国报考人数最多的表演院系。2017年北电表演学院扩招,从原本的45人增加到了75人,录取率也从去年的1:169提高到了1:113。

  在多数人看来,能敲开哈佛之门的学生,要么是智商超群,要么是学霸,至少是爸妈口中“别人家的孩子”。”杨朦说,其他的高校职工子弟都一个个顺利考上了全国重点,自己的孩子却……父母再次为孩子操碎了心。就在一个普通的上班日,杨朦收到了来自哈佛大学的录取通知书。

  15年前,沈阳的杨老师带的最后一届毕业班在高考中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,唯一遗憾的是,有一名女生落榜了。原因或许正如徐祥运教授所说,教育问题的探讨绝不仅仅停留在专业领域内部,而是涉及整个社会层面。